涩火每天都炸

天啊,戳死我了,我去世

atushi:

「哈...就快到家了,下這麼大的雨,早知道別和真吾廢話了。」

將幾近全濕的外套掛在手上,甩掉書包上的雨滴,京點起根菸,看著路上急著避雨或是翻找雨傘的行人。

數次用力地將胸中的煙吐盡,看著一陣陣白色的煙飄向雨中,接觸到雨的瞬間,原本平靜飄散的煙霧,像是被擊中般激烈地數度變換形狀,再緩緩消失殆盡。


「明明再五分鐘就能到家了...」


身後超商一直響起的門鈴聲,家裡因為臨時下雨買的傘已經有好幾把,再買一把一定又會庵唸了吧。

又點一根菸,想著該怎麼對庵保證這是最後一次買傘時,流轉在雨中的那一片白霧當中突然閃出一抹紅色。

「咦...那是!?」

京訝異的幾乎要抬腳往那抹紅色衝去時,定眼一看才發現只是把紅色的傘。正在收傘要進超商的女學生也因為突然往前動一下的京而驚呼一聲。

只是看到紅色便以為是庵,甚至連思考都沒有就要身體便有反應,自己到底是有多想他?京自嘲般的笑了聲。

熄了手中的菸,向女學生示意下不好意思,小聲回答沒關係的女學生似乎紅了臉。

還是買把傘趕快回家吧...。

正要轉身進超商時,手機響了。看見來電的名字,原本有些鬱悶的心情馬上轉好,庵打來的。

「庵,怎麼了?」

「......京...」

「庵,雨聲太大,聽不太清楚,再說一次好嗎?」

「你在哪裡?」

「正在家裡附近躲雨」

「你...先進去買幾瓶啤酒跟飲料」

「還要買?可是昨天...」

「不要再買傘」

「唔...好...我等雨小一點就回去了」


可惡的雨...


拿了幾罐啤酒、可樂,順便挑了兩包庵可能也會想吃的零食。

回頭再看一次新發售的啤酒,也許庵也想試試,頂多不喜歡的話自己喝就好,又拿了兩罐。

結完帳,要離開櫃台的時後,看到旁邊擺著的傘

要不要買?買了會被罵,但買了不用五分鐘就能馬上回家見到庵


買吧。


正要把傘從架子裡抽出來的時候,拿著傘柄的手被按住了。

豔麗的紅色闖入眼底,其他再怎麼鮮艷的顏色都無法匹敵的,似乎連靈魂都會被吸引的,眩目的紅。

「告訴你別買傘」

一貫不耐的語氣配著冷淡的表情,但臉色看上去似乎帶點紅潮的庵,接過京手上的袋子後,塞了把傘到他手裡之後便直接走出店門,愣了一下的京也追出去

「庵!等我!」

庵撐起傘很快的就要往回家的方向走,京一手拉住他,露出似乎連雨都不存在的陽光般地笑容

「庵,謝謝」

「...快點,雨好像又更大了」

「酒和飲料昨天不是才買了嗎?」

「......」

「庵覺得直接拿傘給我很害羞,才打電話叫我進超商的嗎?」

把庵手上的袋子又接過來後,看見傘下露出的側臉似乎更紅了些,京的笑容更深了。

擠進庵的傘裡,將臉上浮著誘人紅潮的庵看的更仔細

心想,對這個人的喜歡怎樣都不夠

「回家吧」



偶爾下雨,也是不錯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呼哈哈!N年後的京庵文!

居然寫出來了!!

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

好像莫名有些亂七八糟的呀XD

不會畫圖,自己偷偷的參加的「雨」主題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涩火每天都炸atushi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天啊,戳死我了,我去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