涩火每天都炸

【酒窝灵】倾听者

这个,我老咪咪

钟离梨:

   
   
    分级: PG-13
   
   最后一天, 拿老文来凑个整( ̄ε(# ̄)☆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灵幻新隆是一个倾听者。
   
    这不是职位,亦不是地位;只是他在总结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生命时,对自身的一个定位。
    他擅长倾听,或者说是精于此道。他懂得如何让一个人得到自己被重视的感觉,明白该怎么样取得最大限度的好感。
   
    敏锐的让人赞叹。
    敏感的让自己心惊。
   
    他天生就有很好的观察能力,能够通过身边人的行为推断出他们的思想和经历,并加以准确的安抚方式。
    然后本能记住了一切,从此以后的他总会条件反射一般避开暴露内心的行为,将真实的自己隐藏在重重外壳之下。
   
    灵幻新隆很孤独。
   
    这种感觉在看见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人时,变得更加明显。
    他很少生气,总是用笑容来面对周围的人。朋友一天天增加,每个人都喜欢和他说话,来分享生活中的快乐或是烦恼。
    但是他没有知己。
    生活中的困扰辛苦无人倾诉,内心的压抑辛酸不敢释放。他开始恐惧暴露自己的内心,惧怕自己会因此有什么不同。
    他怯于接收与真实的自己有关的负面情绪。
   
    时间一天天过去。他戴着这个面具活到现在,处世越来越圆滑,不论什么样的情况都应付的得心应手。深感工作的无聊时他决定当欺诈师看看,就这么递上辞呈创办了灵幻相谈所。
    欺诈师的日子还是很无聊,直到那天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敲开了门。
   
    那孩子和自己很像。
   
    这是他看见对方的第一想法。
    两人的经历可以说是大相径庭,但灵幻还是感觉到了隐藏着的共鸣。
   
    他们都是孤独的。
   
    会灵力小不点从此被他收作弟子,生活也变得有趣起来。他开始期待每天的生活,期待看见那个熟悉的瘦小身影。
    能够被人信任的感觉很不错。
    但也是仅此而已。
    而在自己小憩的某一天,一个绿色并且画着人脸的气球飘到了他的面前。
    “喂,灵幻是吧。”气球开口说话了。“本大爷是小酒窝,有没有很吃惊?”
   
    他的回应是把盖着脸的杂志糊了过去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小酒窝是个不错的恶灵。
    让它来除灵从来都不需要花钱,也不会有买零食这类额外的花销。
    “恶灵的吃相怎么这么难看!”
    “这种事你管得着吗!”
    偶尔还能互相损损,摘下一直以来戴着的面具。
    他很喜欢这种肆意的感觉。
   
    让后在某一天的上午,黑色短发的帅气男人推开了相谈所的大门。
    “有没有被本大爷帅到?”男人冲他挑眉,笑容高傲而自信。
    这家伙的确挺帅。
    如果没有那两点酒窝的话。
    灵幻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    “喂喂喂!”气场全无的男人气急败坏的的跺脚,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不停的笑。
    很久没有这么单纯的时候了。他想。
    如果面对的是小酒窝的话,就没有伪装的必要了吧。
   
    因为他会包容自己的一切。
   
    带着这种莫名的信任,他挑了一天把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。
    小酒窝认认真真的听完了所有,难得的没有笑。
    “我就说你怎么一直有点不对劲。”他皱眉道。“可为什么不自己尝试一次?如果事情其实没有这么糟糕,你就可以放下心结了不是吗。”
    “你以为我没尝试过吗。”灵幻笑起来,眼神却带着一丝悲凉。
    “但当我开始用真实来触碰世界的时候,它残酷的让我恐惧。”他把手穿过刘海抚上额头,自嘲一般扩大了唇边的弧度。
    “我开始患得患失,那种感觉比孤独还让人恐惧。而每当我因为某些东西而受伤,那些伤害了我的人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究竟做了什么。”他摇摇头,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恢复正常。“小酒窝,你知道吗。那个时候的我甚至忍受不了被人无意识的无视,像个神经质一样无所适从。”
    “你让我敞开心扉,我又能怎么做?真实的自己…呵,真实的那个我,恐怕早就住进了精神病院。”他喟叹一声。“为什么要做这种无用功呢,那个真实是如此的自私自利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价值。”
    “谁说没有了。”
    想要说的话被突然打断。灵幻抬眸,带着两个酒窝的可笑脸庞正认真的注视着他。
    “本大爷爱的是你,又不是你的面具。”
    灵幻被逗乐了。
    “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我吗,”他伸手捏捏对方的脸颊。“欺诈师还是空谈王?”
    “我只要知道高Ⅱ潮的那个你是真实的就够了。”
    手在一瞬间停顿,灵幻死死盯着邪笑着的男人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 “喏,脸红了。”小酒窝恶劣的拍拍他的脸颊,然后直接吻了上去。
    震惊之下忘记了挣扎,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离开了他的嘴唇。总是笑嘻嘻的男人难得的正经起来,看着他的眼睛严肃开口。
    “每个人都会有被讨厌的时候不是吗,吵也好闹也好,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在以后变得正常一些。”
    “所以说诚实一点,就像你的身体一样对我说真话。”
    “你大爷的…”话题被引向不好的地方,灵幻挣扎着想起身,却被对方压回椅子里。
    “有什么就说出来,管你是多么恶劣脆弱还是神经质。”他邪魅一笑。“本大爷宠着。”
    “谁宠谁啊。”灵幻失笑,却是难得的放松。面前这个人的怀抱有力而温暖,让他产生了一种“就算再怎么样也没有关系”的感觉。
   
    “嫁给本大爷怎么样,灵幻?”
    “你跳过了一个步骤。”
    “无所谓啊,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本大爷的人了。”
    灵幻嗤笑一声,抬头和那双黑眸对视。男人低头吻向他,低垂的瞳孔中显露出无比的专注。
    “好啊。”他笑道,闭上眼迎接对方凑近的脸庞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也让他忘记了,对方只是一个灵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茂夫带来小酒窝被除灵的消息时他正在吃晚饭。
    “对不起,师父。”锅盖头的小男孩满脸愧疚。“是我没有…保护好它。”
    冷静的安慰不断自责的男孩并把他送出门后,灵幻转头看向吃了一半的汉堡。
    已经凉了。他这样想着摇摇头,然后冲进厕所把刚刚咽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。
    唾液裹挟着汗液从下巴滴落,他虚脱一般靠在浴缸边上喘气。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失了真,他感觉到一阵的头晕目眩。
    “看啊。”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,灵幻闭上眼睛触摸空气,冰冷的触感让他又一次露出微笑。
    “我最后还是一个人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灵幻新隆是一个倾听者。
    他帮助了很多人,也拯救了很多人。
    却独独解放不了自己。
   
    影山茂夫收回手上的灵力,沉默的注视着石面上新镌刻的文字。
    “哥哥。”一声呼唤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,茂夫转头,影山律正担忧的看着他。
    “你还好吗?”
    “啊…嗯。”他点点头,对弟弟笑了笑。
   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    走到门口时他再度回头,好像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金发男人站在那里,对着太阳扬起一个自信的笑容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涩火每天都炸黎奉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,我老咪咪
  2. 恶人失格黎奉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行…太喜欢这篇了,反复看了好几遍